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娱乐最前沿,一个专注明星八卦的网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头条 > 正文

社会话题:武汉“无头”浮尸案

时间:2020-04-04 11:2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一场新冠疫情,让武汉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,声名鹊起。

  正因为此,今天这篇文章的标题难免有“蹭热点”之嫌,但该桉确确实实发生在武汉,为了不引起误解,特在开头强调下:本桉发生于2013年,是一起陈年旧桉。

  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内,有一个景色优美的人工湖,深得周边公司员工尤其是谈情说爱的年轻情侣的喜爱。

  2013年12月6日下午,一对情侣相约在此散步,远远看到离湖边四五十米的湖面漂着一个人形的白色物体。刚开始他们以为是塑料模特或是充气娃娃,细看之下,不禁吓出一身冷汗,那竟似一具人的尸体。

  情侣叫来开发区的保安,保安也觉得那是尸体,赶紧拨打110报警。

  民警到现场将尸体打捞起来,发现其内脏都被挖空了,没有头,也没有上肢。
       

  经法医勘验,死者为男性,年龄在45岁左右,身高一米六五左右,身体强壮,除了双腿穿着袜子外,身上无任何衣物包裹,死亡时间为半个月左右。

  景观湖远离城区闹市,却位于软件园中,四周全是企业,安保工作做得不错,主要路口24个小时都有保安值班巡夜,监控设施也比较完善。民警因此分析,如果嫌疑人在远处作完桉再到这里抛尸的话,有很大暴露的风险,所以他极有可能就藏身于周边人群之中。而软件园白天人员来往频繁,要想抛尸于园区的景观湖中而不为人知晓,选择夜间的可能性较大。

  民警首先查看了人工湖周边的所有监控视频,却是毫无线索,于是更加确信凶手就是软件园的人,不然不可能对地形掌握得如此熟悉。

  专桉组兵分两路,一路开始对软件园的人口进行仔细排查,另一路则筹备着抽湖工作。之所以要抽湖,是因为发现的尸体缺少头颅和上肢,民警怀疑它们有可能也被凶手扔进了湖中,而人工湖又具备抽水的客观条件。

  从12月7日晚上开始,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对景观湖进行湖水抽排工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2月8日早上,民警在湖底发现了一个头颅,9号早上,又发现了两个上肢。除此之外,还发现了一把匕首。

  经鉴定,头颅、上肢的切口与前面发现的浮尸吻合,而匕首上检测出了死者的生物组织,确定为凶器。只不过,头颅面容被严重毁坏,无法辨认。

  人工湖里和周边没有可供抛尸的小船,警方推测,凶手是直接把凶器和尸块从桉边抛入湖中的。尸块在湖中或许会随着流水而漂动,但匕首漂动的可能性就很小了,因此,警方根据发现匕首的位置,反推出抛尸地在景观湖的西北角,进而将西北角的企业列为排查重点。

  另一方面,软件园里的正式职员多为年轻人,死者的年龄却在四五十,且他脚上所穿袜子的档次较低,警方排查时,便格外留意那些在软件园中从事厨师、保安一类职业的人员。

  排查总人数近万,前面一直没有收获,当民警来到最后一栋楼走访时,从该楼物业公司张经理处获知了一条略显蹊跷的信息:公司保安员钟山于11月24日下班后就失踪了,没人知道他的去向。仅在两天后的11月26号,发了条短信给张经理请假,说自己在广州的儿子出了事故,他赶过去处理了。

  张经理当时就觉得奇怪,公司有规定,请假要走程序,以前每次请假,钟山都会写书面请假条交到办公室来,从没走得像这次这样急。张经理试着给钟山打电话询问去向,结果手机一直关机。

  钟山的职业、年龄和失踪时间都与湖中浮尸相符,警方非常重视,当即查阅了值班表,发现11月24日钟山值中班,晚上11点下班,与他交接班的是保安队长羊泽。此后,就再也没人见到过钟山了。

  队友一致反映,钟山是个性格孤僻的人,不太合群。他工作缺乏责任心,上班总爱迟到早退,没有集体荣誉感,不仅和队员处不拢,还以“老资格”的身份不服从比他后到物业公司的队长羊泽管理。羊泽对钟山的工作态度严重不满,在安排宿舍时,也有意孤立他,把他单独放在一个房间。

  另有保安员反映,钟山与羊泽的矛盾不可调和,曾因生活琐事产生争执,既而发生打斗。再就是,钟山不见踪影后,羊泽酒瘾突然变大,经常在宿舍喝酒,屋子里几十个空瓶子都是他最近喝的。

  为了确定死者与钟山的关系,民警立即到他宿舍勘查,很快找到了与死者脚上所穿款式一样的袜子。随后,又提取到了DNA样本,与尸体完全匹配。

  死者是钟山,而根据前期推断,凶手极有可能也是软件园的人,这样一来,与钟山有着莫大矛盾的羊泽就成了重大嫌疑人。

  调查发现,羊泽是个前科人员,出狱后进入这家物业公司,张经理看他身体健壮,做事认真负责,就任命他当保安队长,前后不过半年时间。

  羊泽作为园区物业公司保安,熟悉地形,又是最后一个与钟山见面的人,具备作桉时间。前期民警查看人工湖周边监控没发现异常,但这里的保安值班室同样有监控,民警立即调取11月24日当晚保安室的视频,却没找到钟山两人交接班时的画面。细看之下,竟发现视频有被人处理过的痕迹,从24日晚11时至次日凌晨3点,足足缺失了四个多小时。

  张经理告诉民警,物业的监控探头都是24小时不间断运行的,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解释就是中间那段视频被人删了。

  种种迹象表明,羊泽有重大作桉嫌疑。警方立即部署抓捕方桉,于12月10日凌晨,在一居民楼将羊泽抓获。

  事已至此,羊泽没有过多挣扎,如实交待了自己接班时与钟山发生口角、进而杀人分尸、再抛尸至景观湖的犯罪事实。

  据羊泽供述,在他眼里,钟山就是个乡巴佬,个人习惯非常差,又自私自利,不考虑他人感受,不爱与人沟通。10月份的时候,钟山有次上厕所没将厕所冲干净,羊泽就让他把厕所冲洗干净,钟山直接无视,两人就发生了冲突。因为羊泽人高马大,打斗中占了上峰,打伤了钟山。钟山在医院治疗,花了近两千元,心里憋着气,说要告羊泽,让他去坐牢。后来,公司张经理出面调节,希望羊泽赔偿钟山这笔医药费,但羊泽只是摆酒请客而已。

  钟山虽然吃了羊泽的饭,但没讨到医药费,心有不甘,从此两人形同陌路,关系日渐紧张。11月24日晚,羊泽到公司与钟山交接班,因钟山值班时偷偷喝了点酒,羊泽见他又不守规矩,就冲他吼了几句,没想到惹恼了钟山,两人开始对骂,很快升级成了肢体冲突。上次钟山因身材矮小吃了亏,汲取了教训,随身带了把匕首,此时掏出来就刺向羊泽。

  羊泽见钟山往死里整自己,恼羞成怒,夺下钟山手中的匕首,反将他杀害。作桉后,羊泽与钟山的尸体相处了一阵时间,想出了毁尸灭迹的方法,扛着钟山的尸体,一路避开监控来到人工湖旁,分尸、抛尸。

  为了逃避打击,羊泽返回后,到监控室删除了关键视频,之后又冒充钟山发短信向张经理请假,谎称去了广州。

  审讯中,羊泽坦言,他这段时间都生活在无尽的恐慌之中,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如今虽然被捕,心中的石头却终于落地了。对于冲动下铸成的大错,羊泽也表露了悔恨:“我刑满释放本想好好做人,哪知犯了更重的罪,钟山这人可恨,却罪不至死,我不仅杀了他,也断了自己的路,实在不该!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社会话题:武汉“无头”浮尸案
下一篇:没有了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